扫二维码手机阅读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有害生物防制 > 灭老鼠 >
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丰台青塔消杀公司

 人参与  2019-11-19 09:07  分类 :  灭老鼠   点这评论

一说起鼠,估计大家脑袋里想到的都是一种长相猥琐,身上很脏,让人又恨又讨厌又害怕的生物吧。鼠,是啮齿目鼠科动物的统称,已经存在了上亿年,是一种生命力顽强且繁殖力惊人的东西,这个家族在全世界有500余种,成员多样。并且其中有些鼠类随着人类扩散到世
    一说起鼠,估计大家脑袋里想到的都是一种长相猥琐,身上很脏,让人又恨又讨厌又害怕的生物吧。鼠,是啮齿目鼠科动物的统称,已经存在了上亿年,是一种生命力顽强且繁殖力惊人的东西,这个家族在全世界有500余种,成员多样。并且其中有些鼠类随着人类扩散到世界的各个地方,并且迅速繁衍,给人类和当地的生态带来了巨大的麻烦。
 
    虽然老鼠会打洞,会上树,什么都吃,什么地方都能住,会啃坏你的家具,会吃掉你的食物,会传播鼠疫、鼠型斑疹伤寒、恙虫病、蜱传回归热、沙门氏菌感染、弓形虫病、行流行性出血热、钩端螺旋体病等病源……但是鼠也不是故意的,作为四害之一、十二生肖之首的它们的生活也不容易,鼠家族的很多成员其实都是被生活所困迫不得已,让我们听听这些鼠的自述吧。
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我叫家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我叫家鼠,是大家鼠属和小家鼠属中的一些种类的通称。我的体型最大能长到30厘米,背部呈黄褐色,腹部灰白色。强壮的后肢让我的动作异常迅速,并且擅长攀爬跳跃和游泳。是的,除了不会飞,我哪都能去。
 
    全世界都有我们家鼠的踪迹,并且我们鼠族的名声都是被我们家鼠败坏的,在这里,我很对不起我们老鼠家族,因为我们的斑斑劣迹,导致我们鼠族被人人喊打,但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呢?出来混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吗,只是吃点人们的剩菜剩饭居然还有人往里面下毒,还好我比较机智,每次只吃一点点,一旦有不良反应也能靠身体素质挺过去。
 
    我白天躲在下水道,晚上出来觅食,没办法,白天街上太多人了,出来太危险了。由于眼睛近视,所以我看不到太远的地方,所以只能沿着墙根走。虽然眼睛近视,但是我的鼻子很灵敏,我能闻到食物的味道,哪怕人类藏得再隐蔽也能被我发现,然后我会用我的牙齿咬开包装吃到里面的食物。
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所以人们想尽办法要搞死我,除了老鼠夹、捕鼠笼、粘鼠板、网扣、坛陷等物理武器等,还有毒鼠药灭鼠、毒水灭鼠、水泥灭鼠、柴油灭鼠、氨水灭鼠、石灰灭鼠漂白粉灭鼠、甲胺磷灭鼠等化学武器,想要健康的活下去可真不容易呀。
 
    听说我们的兄弟在印度混的很不错,在那里不仅白天能随意出行不会被人打死,还有人专门提供食物给我们,真好,有机会一定要出国。
 
    我叫竹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我叫竹鼠,是属竹鼠科、竹鼠属的鼠类。以竹子、芒草、植物茎秆等为食。因吃竹而得名。听说有一种吃竹子的熊过得比我们好多了,被人类当成国宝供着,同样都是吃竹子的,为什么我们却成为人类的食物呢。
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我们因为体大肉多,味道鲜美,营养丰富,毛皮绒厚柔软,低脂肪、低胆固醇,还有"天上斑鸠,地下竹䶉"来夸赞我们的美味和营养价值。所以有很多专门养我们的人类靠我们赚钱。
 
    前一段时间,住在我隔壁的兄弟已经被一个叫华农兄弟的家伙带去河边旅游去了,听说是因为光吃不长肉。对面一排的有一个兄弟听说是中暑了,所以也被华农拎着尾巴带去河边旅游了,而且一去不复返,据说河边是一个旅游圣地,也不知道它们怎么样了,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啊。
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我叫田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我叫田鼠。是啮齿目仓鼠科田鼠亚科的通称。我的体型能达到30厘米。从寒冷的冻土带直至亚热带都有我们的身影,我生活在草原和农田,所以人们管我叫田鼠。我们有的亲戚生活在森林,所以它们被叫做林鼠,还有的亲戚生活在高山地区,所以它们被叫做高山鼠。我们还有一个亲戚叫做仓鼠,听说它们以取悦人类获得美味的食物,被人类供养着,衣食无忧,真羡慕它们的生活呀。
 
    我是在夏天出生的,因为这个时候比较温暖,而且食物充足。所以在夏天的时候,我就要努力长大,因为兄弟姐妹们太多了,所以食物竞争非常激烈。等到秋天的时候,人类种的粮食成熟了,我就要抓紧时间囤积粮食,并且要吃的肥肥的好度过冬天。要是粮食不够,冬天还等出洞寻找食物,那个时候食物稀少而且还很危险,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在秋天就备好过冬的食物。
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野外到处都是我们的天敌,除了蛇,猫头鹰,狐狸,黄鼬等,人类也经常捕杀我们。两广地区和福建地区的兄弟经常被人类抓去做成美味的食物,什么白灼鼠肉、蒸鼠肉、油焖香鼠片、芦笋炒鼠片、红焖田鼠煲等,有些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崽子这些人类都吃,真是太可恶了。
 
    不说了,一家几十口还等着我养活呢,我等抓紧时间去找食物了。
 
    我叫小白鼠
鼠道难:四只鼠的自述
 
 
    我叫小白鼠,是野生鼷鼠的变种。我一出生就是在饲养箱内,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在这里出生的,不过它们已经不在了。我们祖祖辈辈都是白色的,所以被人们叫做小白鼠。因为我们繁殖快,长得快,饲养成本低,并且我们的基因和人类类似,所以我们一出生就注定要成为人类的试验品,或者医学生们的练习素材。
 
    我们的寿命只有不到20个月,但是能活到寿终正寝的很少,大多数一出生没多久就被拿去做实验或者给人类解剖用。因为我们出生一个多月就能繁殖,每次能产8-15个孩子,每年能产6-10次,所以我们的孩子很多一出生就被当成饲料喂别的动物或者宠物。
 
    看不见阳光,看不见森林,看不见草原,永远都生活在压抑的箱子里,吃着同一种口味的饲料。同为科学研究的其它动物比如豚鼠、猪、狗、猫等都被列入《动物福利法》,哪怕死也能获得安乐死。每年数千万的用于科学研究的我们却别排除在《动物福利法》之外,甚至在死前还要遭受各种残酷的实验,这些死去的兄弟姐妹们却为人类的科研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 
(责任编辑:admin)

来源:灭除蟑螂最好的方法技巧|灭蚊蝇|灭老鼠|除四害|有害生物防治公司
(微信/QQ号:)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本文链接:/pco/mielaoshu/2019/1119/1382.html

上一篇:杀蟑螂的三大误区丰台郑常庄消杀公司

下一篇:北京灭鼠公司提示要注重灭鼠仅防鼠疫

本文标签:

微信公众号:

新浪微博:

加入QQ群:295854007(加群验证:)

欢迎收藏本站,每天更新高质量干货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关于本站 - 免费声明 - 广告服务 - 链接出售 - 网站招聘 - 投稿中心 - 联系我们 - 认识博主 - 标签列表 - 网站地图 -
  • Copyright © 2016-2020 有害生物防治 版权所有 ICP备18049827号-1
  • 我们提供灭蟑螂灭老鼠灭蚊蝇服务